联系人:张经理
手机:13776092255
电话/传真:0512-69619760
地 址: 江苏省苏州市金阊区城北西路1599号(|苏州护栏网|苏州护栏|)
网 址:http://www.51geliwang.com
您所在位置:苏州护栏网 > 资讯中心 >

中美百年来首次在亚太迎头相撞 已进入战略相持期

时间:2018-06-15 16:06来源:未知 作者:苏州护栏 点击:
 毋庸置疑,美国对华战略正在经历大辩论、大反思和重要调整阶段。这种辩论在历史上曾有三次,当前为第四次。与以前不同的是,美国的政、商、学、军全方位参与此次辩论。
 
  美国本次辩论朝野共赴,且政府亲自参与,甚至引领辩论,这更是前所未有。此外,本次辩论还有一个特点,声音几乎一边倒。在过去的辩论中,有人赞扬中国,也有人批评中国,但现在,赞扬中国的声音基本消失。这几个特点加在一起,中方要予以高度重视。
 
  最重要的一点是,过去的辩论总在一个大框架内进行,认为美国对华战略应以接触加遏制为主。然而,本次辩论认为,该框架应该彻底抛弃。过去三四十年,以接触为主、遏制为辅的大框架是失败的,这个结论目前已经基本得出。
 
  短兵相接在亚太
 
  如果说,过去的中国既是美国的对手,又是其合作伙伴,美国在这两个角色定位区间摇摆,那么现在的结论则认为,中国就是一个竞争对手,并且是全方位的竞争对手。中美不只在亚太竞争,而是全球性竞争,这与过去相比是最大不同。
 
  过去,美国担心中国在亚太的挑战,但随着“一带一路”、吉布提保障基地等建设,美国越来越认为中国是一个全球性对手。这些背景叠加在一起,并不排除美国对华战略重新定向。
 
  那么,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变化?总结主要原因如下:
 
  一是结构性原因,中美实力对比从量变发展到质变临界点。与此同时,中美战略变化,美国过去的战略重点在欧洲和中东,现在转移至亚太;中国过去是韬光养晦,现在则是奋发有为。
 
  二是美国战略收缩并没有收回去,而是停在了亚太;中国战略扩展也没有扩出去,目前仍聚焦于亚太。因此,双方在亚太地区正面相撞,短兵相接。
 
  当前相撞无经验可寻
 
  现在的中美“相撞”,既没有历史经验可寻,也没有现实路径可走。双方都很痛苦地寻求如何在亚太地区和平共处。
 
  实力变了,战略变了,基础也变了。冷战时期,有苏联;冷战后,有共同经贸;911后,有共同反恐。现在,中美之间突然惊觉,要靠什么支撑中美合作?
 
  苏联没了,本。拉登也没了, 奥巴马时期,双方找到气侯变化,并联想下一个合作点。而现在这一联想也没了,经贸又出了问题,靠什么支撑这么大的关系呢?中美现在就像两个没有感情的人过日子,有了“过不下去”的感觉。但是,虽然现在很痛苦,但又无法彻底分道扬镳。
 
  现在感觉比撞机、炸馆还糟
 
  当前,中美关系的另一个特点是,中美双边关系受制于第三方。
 
  本质而言,中美两国本身并没有那么多矛盾,但因为受到朝鲜、日本、印度、乌克兰、伊朗等问题掣肘。中国与第三方的矛盾,美国与第三方的矛盾,最后无一例外,都上升到中美两家之间的矛盾。原因很简单,中国已经从区域性大国变成全球性大国。
 
  所以,实力、战略、基础、力量四大变化同时出现,导致当前中美关系早就不是过去的中美关系。
 
  可是,当前指导中美关系的仍是中美三个联合公报,在现实情况中,它们实际已经指导“失灵”。因此,中国提出构建新型大国关系,但是,美国没有积极呼应。
 
  因此,当前的中美关系缺乏顶层新框架,这也导致中美关系被一个个具体领域的具体事件拽着走。虽然没有发生撞机、炸馆这样的恶性事件,但感觉比那个时候还要糟糕。
 
  从大辩论看美对华战略走向
 
  本文首发于参考消息网20180315
 
  当前,一场冷战结束之后规模空前的对华战略大辩论、大反思、大调整正在美国上演。跟以往不同的是,这次大辩论是朝野共舞、府会同台,政府亲自上阵引领、定调。白宫《国家安全战略报告》公然将中国定性为“战略竞争对手”,宣告既往对华战略彻底失败;五角大楼《国防战略报告》声称美国安全的首要关切不再是恐怖主义,而是大国间的战略竞争,中俄首当其冲;《核态势评估》报告则将中国同俄罗斯等并列,视为美国核安全的主要威胁。官方权威报告如此高密度、赤裸裸地将中国列为主要挑战,甚至威胁,对塑造美国对华战略辩论的环境产生非常恶劣的影响。而美国商务部时隔20多年首次发起“自上而下”的对华“双反”调查,无疑是给本已十分严重的美中贸易摩擦煽风点火、火上浇油。
 
  一方面,政府参与甚至引领这场大辩论,表明特朗普团队中对华不满的人物试图主导对华决策。另一方面,这场对华战略大辩论似乎不分左右一边倒地指责中国,呼吁重置对华政策的基调,这表明美国战略界对政府的对华基调并非完全被动接受,而是心照不宣并乐见其成。美国两党各派在国内政治议题上虽争议颇多,甚至泾渭分明,但在对华问题上则异口同声,出发点虽有不同,但指向却高度一致,这一点是同以往几次对华大辩论最大的不同。此外,以往的辩论基本是在“接触+遏制”“竞争+合作”的大框架内,辩论的焦点往往是对华接触多一点,还是遏制多一点,中美是竞争大于合作还是合作大于竞争,这次则似乎摆明要跳出这个三十多年的对华战略大框架,另起炉灶,构建一套对华战略的新框架或新范式。
 
  这场大辩论仍在进行中,但似乎几个初步的共识正在形成:其一,中国已经毫无疑问地超越俄罗斯,成为美国未来必须全力应对的主要战略竞争对手,而且这个对手已超越经贸领域和亚太区域,是全方位和全球性的;其二,美国既有对华战略虽难说完全失败,但可以说基本失效,亟须改弦更张进行调整重置;其三,未来五至十年是中美战略竞争的关键期,如不有效应对,中国将势不可挡,超越美国只是时间问题。

Copyright © 2002-2020 联系人:张经理 电话:13776092255  苏州护栏 苏州护栏网 仓库隔离网 苏州隔离网